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鑫's blog

生当为人杰 死亦为鬼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的眼睛由黑、白两部分所组成的,可是神为什么要让人只能透过黑的部分去看东西呢?这是人生必须透过黑暗才能看到光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唐僧的领导艺术   

2011-09-16 17:53:44|  分类: 妙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大展宏图《唐僧的领导艺术》

西天取经的团队里,唐僧无疑是看上去最软弱的一个人。但是,他看似迂腐软弱,却是一个成功的好领导。

唐僧的领导艺术 - JamesLee@1986 - 鑫s blog

 

从管理学角度来看,作为团队的核心,应该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成员的特长,避免内耗,使1+1<2。因此,核心的个人能力未必胜过其他成员,甚至可能是最弱的,但他具有难以替代的协调能力和凝聚力,核心非唐僧莫属。作为领导人,应该有定力,坚守原则,处变不惊。这一点,唐僧做得非常到位。在面临年轻貌美的女妖精逼婚的情况下,唐僧不仅不为所动,还多次呵斥愿意为革命事业作出牺牲、勇于充当唐僧替身与妖精和亲的八戒退下,自己勇敢地站在第一线,把失身危险一个人扛。更重要的是,唐僧的目标非常明确,无论多苦,求得真经,无论艰难险阻,有此目标作为动力,永不言弃,是科学发展观的实践者。这一点,是另外三位所不具备的。选其他任何一位当核心,都可能半途而废。

现在用排除法来看。除了唐僧,没有任何一位能让其他人听从,都会产生无休止的内耗。

首先从级别上来看,除了唐僧,其他三位都曾在天上(相当于党中央)任职。八戒,天蓬元帅,正部级,因调戏上级领导嫦娥被劳教,内心经常不平衡,常通过打小报告、向女妖眉目传情排除抑郁,心理不健康;沙僧,卷帘将,正局级。原本跟随玉帝,前途无量,结果因渎职失去前程,悔得肠子都青了,内心失衡,因此,少言寡语,期望表现好点,重新回到领导身边工作,跟着领导吃香的喝辣的;孙悟空,号称齐天大圣,属国家领导人级别,但其实还不如政协主席,政协主席多少还可以参政议政,把一帮人组织起来听他讲话,过过嘴瘾,而悟空最多也就弄一群猴子训训话。悟空因谋反被判处无期徒刑,后改为500年有期徒刑。但不管怎么说,毕竟曾经“齐天”难为水,而且,悟空一直认为自己是国家领导人,沙僧和八戒的级别他根本看不上,把他们当成村级干部看待,令八戒郁闷得几次要求内退;沙僧因“失手打破玉玻璃,天神个个魂飞丧”的渎职行为被发配,没有争当核心的勇气。拿破仑说过,不想当核心的领导干部不是信得过的好干部。

有罪之人,不以前职定高低。这样,无论选谁当核心,其他人都不会服气。那么,唐僧呢?不要以为唐僧好说话。选另外三个任何一个当核心,都意味着,唐僧跟随一个有前科的核心混,尽管去西天取经很高尚,但对于洁身自好,把名声看得和身子一样精贵的人而言,这绝对是一个污点。尤其是,如果八戒当核心,八戒利用职权跟女妖厮混,留唐僧在门外放风,简直就如同逼迫**拍艳门照,唐僧宁死也不会答应的。因此,唐僧不会接受任何一位当核心,除了他自己。

这是从团体内部做的比较。

再看看上级领导玉帝的意思。

四人名为取经,实为帮玉帝清理门户。高级干部及其亲属在人间作福作威的事情早已民怨沸腾,严重影响社会稳定。反腐需要精炼的队伍。放下悟空、八戒、沙僧都是有前科之人不提,他们都是各种利益纷争中的活跃分子,牵涉派系斗争。

现在逐个分析:悟空本领强,但看谁都比他级别低,弄得自己跟北京人似的,不谙人际关系,尤其不知道那些妖精和上级领导的亲属关系,动辄就一棍子打死,把玉帝及身边的高级领导可操作的空间封死了。

因此,玉帝用悟空反贪,虽然可以促使手下的高级干部管好自己身边的人。但是,却不能用悟空当核心,他当核心不能对犯错的“领导身边的人”网开一面那些大大小小的妖精几乎都是领导身边的人。
而让唐僧做为核心,上级领导则可以通过他落情面,既威慑了那些大贪小贪,也稳定了干部队伍。并且,玉帝以此引蛇出洞,把那些利用“身边的人”在下面作福作威、掠夺百姓的人暴露出来,便于玉帝抓辫子打棍子,加强个人权威。玉帝如果用八戒、沙僧当核心,对不起,二位对上面的关系摸得太透,根本查不下去,并且,八戒还时不时想对女妖精投怀送抱,这种随时都愿意“献身”的精神不是组织上所喜欢的,太直接了。作为核心,偶尔喜欢一个娱乐圈的歌星还有情可原,如果到处弄出国母的传闻就有损组织形象哪怕烂透了,表面形象也还是要做的。

看唐僧的艺术:

1.唐僧的入选与任职

观世音菩萨到东土大唐,寻找西天取经团队领导,他相中了唐僧,和唐僧一拍即合,这里面就有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。唐僧为什么能入观世音菩萨的法眼呢?

(1)唐僧胸怀大志,有大志向,有大追求

这是首要的条件,无志者不立,没有志向,很难有所成。西天取经是一项苦差事,唐僧能够欣然接受,就是其大志向在背后作为支撑的。唐僧希望追求圆满、修得正果,具有很强的进取心和企图心,同时希望通过取得真经这一行为,造福更多的人,具有很强的公德心和团队意识。正因为如此,唐僧对西天取经这项任务看得很重,非常愿意担当这一使命。这是观世音菩萨相中唐僧的首要原因。

(2)唐僧专业出身,政治过硬,价值观念比较相合

西天取经是一项佛门事业,团队领导人从佛门弟子中选出比较可靠。同时西天取经这一任务比较艰巨,需要佛门上下通力合作,所以团队领导人需要对组织文化、组织理念非常认同,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冲突。唐僧前期一直致力于佛门事业,对组织的文化和理念比较认同,同时还是企业文化的宣传者和建设者,其专业和出身也是比较符合的。后面的事实也证明,唐僧跟上层领导很少有矛盾,也没有出现意识形态上的冲突。

(3)唐僧具备成功人士的基本素质,有成功的履职经历作为旁证

唐僧在接受西天取经的任务前,已经是大唐的名僧了。唐僧的成名,说明此时唐僧已经通过前期的努力,从智慧方面、能力方面得到了公众的认可,事业取得了一定的建树,并且有很高的知名度,属于典型的成功人士。

对于重要的任务,人选只能从有成功操作经验的人员中选择,从这一点上来看,观世音菩萨在取经人选上还是比较客观的,比较重视对人员过去经历的考察。

由此三点,唐僧被证实确定为西天取经的人选就不难理解了,但唐僧的能力和精彩表现在西天取经故事中被演绎的炉火纯青,这在后续博客中,将逐一阐述。

2.唐僧团队的构建

话说唐三藏被观世音菩萨确定为西天取经的人选后,经过简单的准备,就只身上路了。在行至五行山下,解救了曾经因大闹天宫而被如来佛祖压在山下的孙悟空,将其收为大徒弟。在取经途中,陆续收了天蓬元帅猪八戒,和他的三徒弟沙和尚,唐僧团队逐步形成。

(1)立即行动,快捷的行动力是领导者的基本素质
西天取经的目标确定后,唐僧只是进行了必要的准备,就直接投入了西天取经的事业中。没有困难的预测,风险的评估,面对未来的不可知,和重重困难,唐僧迎难而上,用毅力和行动去面对。在这里,从唐僧简单的决定中,我们可以领略到他快捷的行动力。

(2)以人为本,胸怀坦荡,逐步构建取经团队

唐僧收他的三个徒弟和白龙马,有观音菩萨的指引,也与唐僧博大的胸怀有很大的关系。我们知道,除了唐三藏,取经团队的其它成员都是受到天庭惩罚的人,按今天的话说,都是有劣迹、有前科的人。唐三藏并没有因此而心生芥蒂,无论是面对顽劣不堪的孙悟空,还是好吃懒做兼好色的猪八戒,抑或老实巴交的沙和尚,唐三藏始终对他们予以尊重,平等对待,关爱有加。就这一点,是很多管理者难以做到的,以人为本,首先要能包容下属的不足和各种毛病。

把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放在心上,予以尊重,平等看待,是成为团队领导人的基本条件,唯有如此,才有可能取得下属的信赖。我们今天的管理者喜欢用德和才来对下属进行界定,只要行为不如自己意者,就会扣之以“德”不行的帽子。拿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下属的德,是最大的不德,试想唐僧若如此,取经团队就无法形成。

(3)恩威并重,注重价值观、远景与团队氛围的营造

孙悟空有着火眼金睛,能够一眼分辨妖怪的真假,唐三藏肉眼凡胎,难辨真伪。这种能力上的差异和认知的不同,加上孙悟空的急脾气,是三藏和悟空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,不能伤及无辜,是三藏的基本信条,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对悟空有所约束。孙悟空神通广大,三藏只能用紧箍咒在关键时候对其进行处罚。所以对于能人,管理者都要有一个对付他的紧箍咒。

纵观唐僧团队,唐僧总体上是很宽容的,所以整个团队洋溢着乐观、积极、向上的景象,西天取经是很苦的,但整个团队能够以苦作乐,有欢笑和风趣,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团队氛围。这也是唐僧团队能够取得真经归而团队能够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。

那么唐僧团队为什么有这样好的团队氛围呢,唐僧也没有做什么呀。其实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唐僧让他的下属天性得到了释放,每个人都流露出很自然的一面,因为真实而快乐,因为单纯而风趣,在这样一个团队里,没有太强的压抑感。唐僧的执着、真诚和单纯,对其团队和团队成员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,在整个取经途中,团队成员结成了革命情谊。

唐僧团队有过几次瓦解的危机,孙悟空返回花果山,猪八戒嚷嚷回高老庄,做事业难免会碰到挫折、甚至委屈,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境况,无论下属有什么样的思想动态。唐僧作为团队负责人,其信念始终没有动摇,也没有牢骚满腹,而是默默承受,寻求化解。这也是唐僧能够获得下属爱戴的一个重要原因吧。

3.悟空的奋斗

在西游记中,最出彩的就属悟空了。悟空天生天长,少时混沌,在花果山水帘洞度过了自己天真、烂漫的童年时光。待到稍省人事,渐渐懂得了时光的宝贵,也不愿意再过这种碌碌无为的生活,遂决定外出求艺、学习本事。

随后便有了悟空漂洋过海,求的菩提老祖真传的故事。悟空的形象非常可爱,究其缘由也与他身上具有非凡的禀性有关。悟空不甘平凡、上进心强,有着强烈的学习意愿。从师菩提老祖,悟空非七十二般变化不学,最后终于学的真正的本事,从这点来讲,悟空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东西,为此锲而不舍,最终获得真传。也因为悟空的这段经历,长了本事,才有了后续悟空精彩的人生经历。
话说悟空学艺归来,自身完成了一个很大的转变,但他依然只是花果山、水帘洞的一员,生活环境并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。后来他下龙宫,得到如意金箍棒,有了自己称手的兵器,这样悟空的自我完善和武装自己的过程基本告一段落。

学的文武艺,货卖帝王家,悟空有了真本事,自然想谋个好一些的差事,也属人之常情。他首先干的是天庭弼马温的工作,作为养马的头,悟空做的也是着实快乐。应该讲,这个差事与悟空的兴趣比较相符,只是职位低下,不能满足悟空的心理需求和出人头地的愿望,最后导致后来悟空炒了天庭的鱿鱼,以及大闹天宫的事件发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有一段,悟空被太上老君用熔炉炼了七七四十九天,着实吃了好些苦头,但也因祸得福,练得火眼金睛。在后来西天取经途中,发挥了不小的作用。

悟空引起叛逆性,以及与组织的之间对抗,导致被如来佛祖压入五行山下,进行强制反省改造500年。而西天取经的过程,是悟空转变行为方式,重新奋斗和获得群体认知的过程,所以西天取经大业,对悟空来讲,也是难得的建功立业、出人头地的机会。

对于悟空的前期表现,与从象牙塔出来闯社会的青年遭遇是何其相似,悟空适时改变、迷途知返,而我们的莘莘学子呢,个人有个人的路,路在脚下,需用心去走……

唐僧之所以是成功的领导:

一,有超强的驾驭能力。唐僧组阁的取经班子,虽说只有四个人,可要想管好还真不容易。孙猴子有真本事,敢打敢拼,能降妖除魔,属于班子中的精英,这一点组织上是认可的,可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动不动就翻脸,猴子屁股摸不得,甚至顶撞领导,经常惹出乱子;八戒好吃懒做,受不了苦,本事不大,毛病不小,喜欢打小报告,还总想下个馆子泡个妞啥的,游山玩水有吃有喝还行,见情形不妙就想开溜,嚷着分行李回高老庄;沙和尚倒是个老实人,可又太“秀逗”,脑子像进了水,不拨不转,跟不上形势,领会不了意图,太让领导费心,只能干些挑担子牵马的粗活,又好盲从,人云亦云,容易被煽动。唐僧深谙三徒的个性,于是在分工上充分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,孙猴子主外,降妖除魔等出风头的事喜欢干就干去吧。反正也是些得罪人的事,好多妖魔的背景是很深的,有几次上级都表示了明显的不满,说你这泼猴,下手也忒黑了。但你工作上还不能太出格,不服从统一领导,一把手还没拍板就擅自行事,对不起,紧箍咒伺候,不怕你不老实;八戒有眼力见儿,嘴又馋,会怕马屁也会伺候师傅,心眼儿宽,领导发些牢骚拿他当出气筒呲几句也没事,闹个傻样儿哼哼几句领导的气也就消了,就管办公室吧,负责领导起居,找点水弄点吃的,捶捶腿捏捏背,倒也伺候得到实;沙和尚怎么捏怎么是,干些粗活累活,反正你也不会抱怨什么。如此分工,各尽所能,照顾了各自的特点和长处,减少了矛盾隐患,增强了凝聚力和战斗力。唐僧俩眼一迷瞪,只管念他的经去了。

二,上层路线走得好。依靠上级,最大限度争取上级的支持。唐僧不是个叛逆者,对上级的精神总是吃得透,贯彻落实的好。上级说的话总是对的。而且很注意上级领导身边的人的感受,总是彬彬有礼,礼数周到,对领导那就更没的说了,得到上级的一致肯定。因此即便孙猴子状告他“肉眼凡胎”、“人妖不辩”,上级也丝毫不以为忤,还得怪罪孙猴子目无领导,不听召唤,是个“泼猴”,找他个小毛病就把他打发了。这不能不说唐僧上层路线走得好。

三,走最广泛的群众路线。首先玩转班子内部,对内讲方法用策略。谁也不得罪,八戒好拍马屁唐僧还是看得出来的,但并不揭穿,并能在恰当的时候流露出赞许的表情,这对八戒是一种鼓励,受宠的感觉很爽。对沙和尚生活上也很关心照顾,一句“悟净你也累了,歇会吧”,足以让沙和尚肝脑涂地。对于孙悟空“滥杀无辜”时则毫不手软,坚决打击,紧箍咒念道U服了I为止,等到知道错怪了他时,又会嘘叹的对八戒沙僧说: “这次多亏了你大师兄呀”,“我错怪你大师兄了”,给孙猴子一个甜枣,恩威并施,每次都这样。其次搞好外部宣传,对外树形象拉选票,说话和蔼可亲,一脸的真诚,对长者嘘寒问暖,礼数周到,对弱者表示出极大的同情心,对地方官谦和恭让。人气很旺,群众支持指数不断飙升。

四,不放弃任何深造的机会。唐僧深知“学历”的重要性,当初正是因为“学历”高,才在众僧中脱颖而出,获得开坛讲经的机会,才会“提拔”到京城寺院工作,最终得到唐皇的欣赏。所以才要不辞万难,一门心思的取得真经,也只有这样,身价才会更高,才会有更大的升迁(成佛)机会。

五,禁得住诱惑。这是最难能可贵的,唐僧信念坚定,目标明确,作风硬派,不受美色财力的诱惑。多少国王许以豪宅美酒欲招其为婿,多少富婆美女诱惑欲纳其为夫,可人家唐僧就是不理这一套。最终没有被拉下水。眼光看得远,绝不是鼠目寸光,得遇而安的泛泛之辈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/"; //lass庋久链接,作为lass庋唯一标识}"v/spwumii s = "; //lass标签,以英文逗号分隔因此:"标签1,标签2"}"v/spwumiiSe="PdBlix = /jamesleevip/"; //oul 的主页地址,作为oul 的唯一标识}"v/spwumiiPaords = &num=5&522e=3&pf idget.wumiix 0 /w-f/nt ztad.163sWidget.{el问暖 ip 蕔"}"< ip bw-f/java ip 蝝e|escmment">tsv> > {3rd/js/0.1.0/ts_ad.8409暖 ip 蕔"< ip bw-f/java ip 问}" tifunme="t GetR"_bomNum(Min,Max)}" ti{}" title v/spR"_ge = Maxpx Min;}" title v/spR"_d = Math.e="bom();}" title return(Min + Math.e 16p(R"_b *pR"_ge));}" tie}" tiv/spkaolaR"_bomNum = GetR"_bomNum(1,FTE);}" tiif(kaolaR"_bomNum == 1 ||pkaolaR"_bomNum == 2 ||pkaolaR"_bomNum == 3){}" title wnk"ow. TsAd && TsAd('#j-koala-adxta;}" title v/spkaolaAdsN22e = dshambga.getE="mbgaById("j-koala-adx"a;}" title kaolaAdsN22e && (kaolaAdsN22e. .酒一'| = "蠥DDING-经誰4 c bhhlme="jst";&<P&,对弱者表示出r br bhhlme="jst";&<P&,对弱者表示出c bc bh lcrhlme="jst";&<P&暖;&<暖;&&l}"暖;&<P&,对弱者表示出spwl g lg h 页脚://2蕔" tid蠥DDING-经誯"s bv>,禷 nt 07 frCity:focus="tr.puault8
xdBlogTitle|eyxpv> "dc0的w.lo书 id="m bv>,
    07 fide -暖 来自}" titl>${nt 07 frCity:focus="tr.puault8
xdBlogTitle|e
/蔽魈靋/th"mb-> oul 风格 id="m bv>,
    07 fide -暖 来自}" titl>${nt 07 frCity:focus="tr.puault8
xdBlogTitle|e
/an> {els">s="noul id="m bv>,
    07 fide -暖 来自}" titl>${nt 07 frCity:focus="tr.puault8
xdBlogTitle|earea name="jst"构-?ss==qbboke_ 50209_0 logT{nt 07Nam one p://b"构-身 /rss+xmvisirea> RSS
jamesleevip {if !!(blogDerss/nk" hidefoc <07 fide -暖 来自 &$_foot_sub ib逝
    p.blog..pua163.com/${9logDetail.nextBlo/a> .puault8 >订阅此oul id=暖 来自}" ti暖;&&lv>,禸lock nbw-fcnk"text公司版权所有me="jsmcopy;1997- 7 class="暖;&&l暖;&暖;&&lv>,!--[_3wam IE 6]逝&&helpv> 纄cial/007525FT/ p
/ss=iv ,efocuswl defocus="trv>,缎ADDING-经誫rpltargex.l def://blog.163.c"${imgsizitmme==visxdBlogme=s.imgsrc,240,150,nerr="=locp://of(y.v)perRIGgad'-推y.v}rc="${推yescape
#--引nread="m bv>,ank"targe}" titlk"targe}"人气很旺每次 bnk" class=ry:'="dli '="dlinerr=";就asclasNa-l" td子 =loc_index>7}wltar}" titlv>ltargewl defoc/a> itmme==visxdBlogme=s.imgsrc,240,150,nerr="clasv魍萍--nread=k"targe}" bv> 人气很旺每次秂a蠥D詝"< ip bw-f/java ip 问}" wnk"ow.N = {tm:{'ziv>'', iv>'侨松匦胪腹诎 bv>'"tru'',"tru',,"tr2'',"tryle=" api {if !!(blogDe';}" api {if !!(blogDemsg/"di';}" <"di = 'mment">api {if !!(blogDejamesleevip/"di';}" api {if !!(blogDeate/atetcha.jpgx?addintId= rc=';}" b.-RI.126.net/块絧博> yle/mbox/';}" os {if !!(blogDe 0 mon/ava.s-才能=';}" os {if !!(blogDe 0 mon/ava.s-才能=';}" os {if !!(blogDe 0 mon/ava.s-passport=';}" b.-RI.126.net/ 0 mon/portrait/flp./hidview/';}" b.-RI.126.net/ 0 mon/flp.60.pad';}" b.-RI.126.net/ 0 mon/flp.r=".pad';}" b.-RI.126.net/ 0 mon/admidBllp.r=".pad';}" b.-RI.126.net/ 0 mon/63pty.pad';}" on"to.--右边模on"to/{els/ bdssbom .{elset= 00205
,'ud {if !!(blogD
}" t bv> }" t bv> ]}" t,cj:[-3]}" t,c }" t,cm:["",&]}" t,cf:0}" t,c pv什么要}" tbv> ,ti:90951127}" t bv>,t, }" t bv>,tc:0}" tbv> ,tl:3}" tbv> ,ut:0}" tbv> ,u, }" t bv>,um }" t bv>,ui:0}" tbv> ,u兀空馐r}" t,cp:{nr:1}" t bv>,cr:1}" t bv>,vrse, }" t bv>,fr:"rrb"><,cs:0}" t,ct:{'nav':['ef="',, ',,相册',,音乐',,收藏',,博友',,关于我',,ne;" h'],'enabled':[thi,6],'阅读-->nav':addsehid('11111111',2ar}" t,cu什么要}" t,cv什么要}" t,cw什么要}" };}" wnk"ow.UD = {};}" UD.才能 = {}" ti utexile }" t b,utextare:'jamesleevip }" t b,v> tare:'JamesLee@1986 }" t b,40" class="cwd 81677841098986}" t b,b旰畃e}:'mment">jamesleevip {if !!(blogD/ }" t b,grovrk:'他 }" t b,lay:n:'jamesleevip0 6px 0 }" t b,on"to--觮are:'jamesleevip }" t b,on"to--親拍躷are:'jamesleevip }" t b,TOKEN_HTMLMODULE }" t b,isM-->iUtexB/di什么要}" v> ,isWumiUtex?这蕔" t b,sR"_lse, }" };}"暖 ip 蕔"bv> < ip bw-f/java ip 蝝e|escmment">b1.-RI.126.net/块絧博>r/j/pc.84?v=149863654146nk"暖 ip 蕔"bv> < ip bw-f/java ip 蝝e|escmment">b1.-RI.126.net/块絧博>r/j/m/ no/pm.84?v=149863654146nk"暖 ip 蕔"bv< ip classmment">aFroy0, sv> >!&s.840 p://b"bw-f/java ip 问暖 ip 蕔"bv< ip p://b"bw-f/java ip 问}" t _!&s_nacc= t';nete旰甌GHTker();}" ti}" t 块 I0" c()else = 'mment">
/块絧博>40" cs/aFroyse.pad?s=p&t='+块 Dext()e emTwd ();}" 暖 ip 蕔"< ip 詝"wnk"ow. Twd out(funme="t(){}" (funme="t(i,s,o,g,r,a,m){i['Good=1AFroy0, sObjeme']=r;i[r]=i[r]||funme="t(){}" (i[r].q=i[r].q||[])reash(o" ambgas)},i[r].l=1*块 Dext();a=s.c ota;}" ga('srov', 'p博講iewta;}"},30E);}" 暖 ip }" ip p://b"bw-f/java ip 问}" t wnk"ow. Twd out(funme="t(){}" mus, .ph.126.net/ph.84?0t1'a;}" '-100,a;}" }, 00E);}"暖 ip 蕔" ip 詝"wnk"ow. Twd out(funme="t(){}" topr> ip = dshambga.c hidtarc22e/hidtt662.840"暖 ip 蕔"